縷縷淡淡的憂傷

盈盈回眸間,十裏村落,雨打芭蕉聲聲慢,風吹落dermes 脫毛葉時時舞,那一地新霜,是誰為誰卸了濃妝?晚霞染枯葉,秋雁伴霞飛,枯葉劃出的弧,一片,兩片,片片飛落。你瞧,那精靈一般的葉兒少許癡癡的迷戀上那淺淺的水窪兒,些許翩翩的貪戀上那僅有的綠色兒,間或淡許輕輕的癡戀上你那剛剛掂起的腳尖兒。一切都顯得那麼自然,那麼祥和,那麼協調。或許,誰也從沒在意過這片綠意是從何而來,又怎悄悄的離去。看到的,也許就只是那落葉霞光中成群結隊南飛的雁兒。

秋風掃落葉,秋雨滴窗櫺,落葉飛揚,大雁南飛。雁兒南飛,飛越千山和萬水,那等候千年醉心癡迷的愛戀在何方,心靈永久的停泊港又在何處?那多情的人兒,要走過多少條路,跨過多少座橋,淌過多少條河,才算找到自己靈魂的落腳點,心靈的落葉歸根。又或許,當我們討論這個問題時,我們總會默默的淡淡的莞爾一笑,然後幽默俏皮的用“人嘛,總在旅行”來遮掩,來躲避,來回避。可,如果時時總在旅行,刻刻總在看風景,靜靜的來,悄悄的去。那葉的離開,究竟是風的不挽留,還是這樹枝的拋棄?那古代的木蘭從軍、蘇武牧羊、昭君出塞,是不是也是因為每個季節有每個季節的天空,每個季節的天空都有每個季節天空的聲音而奔波著忙碌著或追趕著。就好象這大雁“賓鴻”,她只是過客,也許她的腦子裏就只知道南飛,好像就從來沒有思考過要回來,也從沒考慮過要停留?那大雁南飛最後留下的會是什麼?帶走的又是什麼呢?也許留下的只是那執著的情懷,癡情的回憶。那太陽的溫暖,那不可缺少的快意就真的值得我們不停的追逐嗎,不停的奔跑嗎?可,那到頭來,這永遠的漂泊,這,又是誰靜靜的悄悄的給予的呢?

春風十裏揚州路上的浮華,琵琶聲聲唱不透彈不全的秦淮煙月,剛毅的筆尖dermes 投訴永遠填不滿的西湖纖雨,那落了一地的兒時的夢想,是否春去秋來,多少今天成舊事,多少恩義成回憶。北雁南飛,天地茫然,人生苦短,是人,怎會沒有情絲萬縷的掛牽,怎會沒有言不由衷的思念。就像這溫室裏的花朵錯過了季節的盛開,而只是不停的等待著尋覓著或期許著,下一次擦肩,或陌路相逢,那終究等來的盼來的也許只是物是人非,煙花易冷。那曾經一樹花開的駐足,一曲【雁南飛】醉心的獨吟,是生命中的永恆,還是這永遠的不相見,空餘念。那,那到底是不需要別人懂,更不需別人歎的獨白,還是這愛牽手走向的未來。那夜深人靜時,徘徊孤獨的身影,心靈深處是否已是那南飛的雁兒?雁南飛,胡不歸?

北雁南飛,秋去春來,那對生命永不枯竭的渴望,那綿延不絕愛亮眼繁衍生息的執著。南遷何妨,凜冽的秋風何懼?行囊背起生活的嚮往,我們人類不也像大雁一樣遷徙過嗎?只可惜我們沒有那翅膀,也不是那雁兒,年年歲歲向南飛。可是,你看,你瞧,那飛行中的雁兒不是也在不停的變換著隊形,不停的有次序的變換著頭雁嗎?這不也正跟我們人類一樣嗎。看著瞅著,眼框不覺有了少許濕潤,心間有了幾悸感動。或許只因大雁那“絕不少一個”而感動,而癡迷,而驚歎不已。而這,大雁南飛的情形,不正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榜樣嗎?如果我們在做一切事情時,都能像大雁那樣互相幫助,取長補短,像大雁那樣,呼叫著,呐喊著,時時刻刻準備著,歌唱著,讓那聲音裏都是滿滿的必勝的信念與堅定的執著。那面對困難,又有何懼?面對險境,又有何妨?只要我們越挫越勇,越戰越歡,那又何愁不會達到目的呢?那又何必擔心不會實現自己的理想呢?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